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成人小说 > 校园情色 > 正文

高中生的淫乱生活

作者:admin人气:478来源:


外表衣冠楚楚的人往往掩盖着一颗极为肮脏的心灵,在和谐的环境掩盖下,总有着不为人之的黑暗……

  T市是一个非常繁华的商业之都,在这里崛起了无数豪门世家,佐家正是其中翘楚之一。佐家在佐伯雄一代抓住了经济腾飞的大好时机,打下了大大一片基业,其有三子四女,都算是精明能干之辈,佐家规划极佳,发展一片良好,但是在得到无数金钱之后,佐家人开始慢慢沉浸在奢华享受之中。

  嘉城贵族私立中学是T市非常有名的一座中学,因为这所学校有着备受赞誉的贵族教育课程,虽然学费昂贵,但还是吸引了无数望女成凤的家长将自己女儿送修,而一个少女集中的学校,自然备受关注。

  “呼,终于到了,看起来还不错嘛,虽然没有老妈的学校那么大气,不过小妹妹还是非常养眼的。”佐御两眼不安分的晃动,看着短裙下秀美长腿,心中一阵狼嚎,总算没有白费自己离家出走的付出,虽然佐家的学校也是在T市非常有名的一所贵族中学,但是由于老妈和小姑都在学校担任要职,佐御从心中就对其极为抵抗,妹妹再多,天天有人盯着那还怎么泡妞呢?虽然为了来上嘉城和老妈大吵了一架,还被封了所有零用钱,不过与未来的性福生活相比,简直是差到渣渣啊。

  “同学让一让,可以让我过去吗?”一个俏生生的声音突然在佐御耳边说道。

  听着这动听的声音,佐御赶忙并起打叉而立的双腿往发出声音的女孩看去,顿时眼前一亮,果然是美女啊,16,7岁的样子,看起来也是来报道的新生。长长的头发微微的烫起小卷,上身穿着一见白色的紧身T恤,让她胸部高高的翘了起来,若隐若现的乳沟引诱着男人的欲望,下身穿着超短的热裤,雪白修长的美腿下面踩着一双可爱的高跟凉鞋,裸露的小腿晶莹剔透,看起来纯洁可爱,偏偏又有着一种性感的诱惑。

  看到佐御直钩的看着她,女孩白嫩的小脸上马上扶起两朵红云,佐御看到女孩没有因为自己盯着她而露出厌恶的神色,向她微笑这点了下头:“不好意思啊同学,我刚才在走神,所以没看到你!”“呵呵,没事的!”说着女孩带起一阵香香的味道害羞的走了过去。

  佐御连忙快走了几步,笑道:“嘿,美女你好,你也是新生吗?认识一下,我叫佐御。”佐家一代豪富,家中都是娇妻美妾,佐御自然也遗传的不少优秀基因,笑脸一展对女生显然有着极大的杀伤力,那女孩脸色微微一红,小声说道:“恩,我叫叶小娴,也是新生。”

  “呵呵,小娴你好,咱们一起进去吧。”说罢不能女孩说话,一下子抢过了叶小娴手里的提包,大步向里走去。叶小娴明显吓了一跳,胸前两只白兔一阵波动,可惜佐御已经回过头去了,没有看到这美好的一幕。

  刚刚入学就认识一个小美女,佐御的心情明显好了起来,不过随后的日子明显打击了佐御的信心,本来佐御觉得凭借自己外貌,勾搭上叶小娴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可惜世事难料,叶小娴虽然没有表现出对佐御的厌烦,但也明显没有以身饲狼的意思。

  “嘿,哥们,不要这么郁闷,虽然没有泡上叶小美女,但是咱们班的其他资源也是非常不错的嘛。”说的人叫周青,长的有点矮胖,但是玩弄女人却非常老手,毕竟嘉城是以少女的贵族教育出名的学校,学费又非常昂贵,一般的家庭怎么也不会送自己儿子来上,所以周青的家庭也必定不一般,事实正是如此,周青的父亲正是T市公安局局长。

  周青笑着说完,右手突然一推,“呀!”伴随着一声尖叫,,原本在手中挽着的一个女生猝不及防一下子被推倒在了佐御怀里,“不要闷个脸,最多把我的小宝贝借你玩一下嘛。”

  “周青,你要死了啦!”那女生满脸羞红的叫道,那周青耸耸肩无所谓的说道:“宝贝,别这么小气嘛,开个玩笑罢了,乖,等放了学老公好好补偿你嘛。”三言两语便把那少女哄了出去,佐御也是见怪不怪,瘪瘪嘴说道:“昨天又打了几炮?小心精尽人亡那。”

  周青嘿嘿淫笑道:“草他老母的,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小贱货在床上是多么骚浪,冲着老子的命根子又舔又啃的,连老子菊花都不放过,弄的老子射了直,直了射,干到四点多才放过老子,真是他妈的爽爆了。阿御,你真他妈的应该试一试,改天老子给她下点药弄过去,还不是随便你操弄。”

  “你小子不是带绿帽子上瘾吧?自己的女人生怕不叫我草了似的。”佐御无所谓的说道,自己从十岁就破处,这几年玩的女人没有上百也有几十个,操逼这么个玩意早就玩的烂熟,不过玩女人和跟女人谈恋爱并不一样,毕竟抱着挖女人的心思去泡妞,自然不会付出什么真感情,既然不付出感情,付出的自然就是金钱了。偏偏佐御被老妈停了零花钱,每每泡上几个妹妹,一到花钱的时候立马就耸了,要不也不会好几个月了连个妞都没弄上手。

  “他妈的,就是个妞,什么绿帽子不绿帽子的,老子是看你这几个月连个妞都没上手,怕你憋坏了,不识好人心啊,哼。”周青一脸愤怒的说道。

  “我不是那个意思,不过这些小姑娘玩的多了,总觉得有点提不起兴致来,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最近有了什么毛病。”佐御懒洋洋的说道,自从泡叶小娴没有成功之后,佐御突然发现自己对别的16.7岁的青葱少女突然没有了兴致,就算是提着性子去泡了几个,也是突然就没有了耐性,频频被甩。

  周青一脸讶然的说道:“你还有这么个毛病吗?不过我也听别人说过这个,其实操逼就是那么点事,刚刚开始是个女人就火大,玩的长了也就审美疲劳了,老实说我也有那么点意思,不过不厉害,现在我都没多大兴趣出去开房了,不过上了床还是很有性欲,在发展下来,我会不会也和你一样呢?”

  “你说的有点道理,这么多年玩的还真都是些小妹妹。”周青听到佐御认可了自己的观点,明显有点小兴奋,接着说道:“可玩的女人太多了,什么萝莉,御姐,少妇,熟女。还有什么2P,3P,什么人妻,母子,轮奸,SM之类的太多了,咱们玩的一直都是萝莉吧?”

  “恩,我玩过的最大的才17岁,明显就是萝莉嘛。”说道这里佐御也兴奋了起来,“说的是,我玩过的也就是这些年龄的,还真应该玩玩别的货色了,草,今晚上我就去泡个少妇玩玩好了。”周青淫笑道。

  “夜店的那些货色有什么意思?和野鸡没什么两样,要玩就玩大的,玩弄几个良家少妇那才刺激!”佐御明显对夜店的骚货们没什么性趣,反而对良家妇女的性趣大大的有。

  周青明显也觉得刺激,胯下的鸡巴也微微勃起,满嘴秽言脱口而出,俩人一阵意淫,只觉得爽到不行。

  “不过要怎么才能上手良家呢?”半响,周青突然萎靡了下去,郁闷问道。佐御也一下子被卡住,良家少妇这种货色,只能靠运气了,要是那种被人玩烂的骚货,和夜店的也没什么两样,但是没有出过轨的少妇又能上手的哪里才有呢?来人都萎靡了下来,这是上课铃也响了起来,上课了。

  佐御的高中班主任叫做张洁,今年只有23岁,大学毕业刚刚工作一年,就被火线提到高一班主任的位子上,所以学校里风言风语很多,长得很漂亮,身材有料,皮肤也白白嫩嫩的,身材比较丰腴,奶子比较大,臀部很丰满,翘翘的,气质也是极好的,刚一入学就吸引了很多学生的目光,被誉为最想日到的女人之一。不过说句老实话,因为是私人学校,待遇比公立学校好很多,年年来应聘的女老师非常多,所以学校里年轻的教师长的都很不错。

  “嘿,啊御,你觉得老师怎么样?”周青轻轻的碰了碰佐御,小声问道。

  “是很正啦,全校不都有名吗?”佐御不耐烦的答着。

  “你不觉得咱们老师很性感,有点良家的意思嘛?”咦!?这句话可引起佐御的兴趣了。

  “为什么?张老师应该没有结婚吧?”佐御好奇的问,要是老师结婚了早就传疯了。

  “你看,老师的胸部很大,一般没有男人经常慰籍的女人没有这么大吧?再看,老师的屁股又圆又翘,而且微微后突,是不是经常被男人后入呢?而且她的嘴唇很厚很性感,还微微前撅,是不是经常给男人含鸡巴,才养成的习惯呢?干他娘,这么大的奶子,拿来打奶炮不爽死了?真想狠狠日她一顿!”周青越说越兴奋,鸡巴明显的把裤子顶起来个小帐篷。

  “好了没?整天想一些不可能的事,还想干老师哩,异想天开!”虽然佐御也被周青说的欲火喷发,不过理智尚在,没好气的说道。

  “干!还真想搞搞她啦,以前都没有仔细看,难怪被评为最想日的女人之一。”唉,他还是不放弃。

  “周青,佐御,上课说什么话悄悄话,能让老师听听吗?”老师发现了,日哦,佐御暗骂道。

  “干你娘!骚货,我一定要要日死她。”周青没好气的碎碎念。

  “够了够了!满嘴脏话。有点水准好不好?有本事真的日了她。”佐御没好气的说道,他妈的,被周青意淫的都上火了。

  周青终于安静下来。佐御看着老师,嗯……果然不错,胸部又圆又大,真想狠狠的抓它一把,屁股倒真的又圆又翘的,后入起来肯定很爽……

  咚!小弟弟猛的翘了起来,砸在桌子上,周青伸手摸了几下,脑海中幻想着跟老师做爱,乳交,老师风骚的舔弄着自己的鸡巴……

  “草他的,竟然在课堂上打起手枪来了!”佐御躁的满脸通红,再也坐不下去了,向老师告假去上厕所,趁机透风。“看来我还真是有点少妇倾向的,这种欲火升腾的感觉好久没有过了唉。”佐御甩动着自己的鸡巴,放过水,总算小了下来,一想到老师那成熟肉体,鸡巴又按奈不住的炙热起来。

  “哎,看来真的需要泄泄火了,不过现在想起来周青那小子的女朋友长的还不错,要不要上上他的马子,试试呢?”佐御满脑子淫欲,哪里还有心思去上课,只是在校园里溜达。

  “咦?这个时候怎么还有和我一样闲逛的家伙?身材倒是不错,小屁股挺有料的嘛。”佐御突然看到一个MM,看起来也像是学生的样子,在上课时间闲逛很是显眼的样子,反正闲着也是无聊,佐御鬼神神差的跟了上去。

  何芹最近的心情很乱,自己家的生活条件并不算好,父母很早就离异了,自己一直跟妈妈一起生活,离异的婚姻让妈妈的性情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紧衣缩食也要供自己上贵族学校,以便将来能有更好的发展,但是嘉城的学费实在是太昂贵了,一年需要好几万元,再加上住宿费,生活费等等费用,特别是由于嘉城属于贵族学校,学校内有钱人家的孩子非常多,难免就会有攀比,虽然何芹一直比较节省,但是一些必备的化妆品之类的东西还是很大一份支出,随着年龄的增大,何芹经济上的花费也在渐渐加大,而妈妈给自己交出学费就已经很费力了,哪里还有钱让自己打扮呢?

  在嘉城还是有一大部分一般家庭出生的女生,情况都相差不大,唯一的区别就是她们没有何芹那美丽的肉体,而这一点却是如此关键……

  程琳是何芹的一个好朋友,俩个人不但从小就认识,而且一起来到了嘉城上学,两家的条件相差不大,又是一样的漂亮,俩个人就好的跟一对姐妹一样,只是最近这个几个月,何芹突然发现程琳突然和自己不再形影不离了,而且变的更加漂亮,阔气了起来,手上身上经常出现一些奢侈品的身影,何芹嘴上不少,心里却实在是有一些眼馋起来。

  终于有一天,何芹再也按耐不住,向程琳旁敲侧击起来:“小琳,你最近阔气了好多,伯父发财了吗?”

  程琳明显有些犹豫,何芹追问道;“咱俩是好姐妹,好闺蜜,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吗?”“怎么会,你是我最好的姐妹,我怎么会瞒着你,只不过……”程琳吞吞吐吐的样子让何芹非常不快,讽刺道:“阿琳,你有了钱就忘记自己的姐妹了吗?”

  “怎么会,阿芹既然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好了,其实我最近找了一个男朋友,这些东西都是他送给我的。”程琳看何芹脸色有异,也不在瞒他。

  “找男友是好事嘛,他一看就是很疼你的啦,还这么大方,前几天给你买的包包就要几千块吧?这种事你为什么要瞒着我呢?他把我最好的姐妹给拐跑了,你难道不让他请我吃饭补偿一下吗?”何芹不满的笑道。

  程琳脸色明显很犹豫,勉强笑道:“好啦,有机会啦,他很忙的。”接下来一个多月,何芹都没有见到程琳的男友,而程琳却开始频繁的请假,甚至旷课,学习更是一落千丈,已经是高三了,学习非常紧张,何芹开始善意的规劝起程琳来,让她不要沉迷在爱情之中,程琳虽然嘴上答应,但还是频繁请假,何芹不由得有些怨恨起程琳男友来。

  今天上课的时候程琳收到了一条短信,又请假出来,何芹再也按耐不住,等程琳出了教室,以不放心程琳为理由,请了半天假,悄悄跟了出去。

  看着程琳走进了教师楼里,何芹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阿琳翘课就是为了来和男友淫乐吗?那个男人也太过分了吧,不过这个地方是教师楼,阿琳的男友难道是学校老师的孩子?

  何芹手心冒汗,又不肯放弃,跟着程琳走了进去,程琳并没有在教师楼里逗留,而是绕到了一个小门前面,那门上着锁,程琳拿出钥匙开门进去,有将门轻轻掩死,何芹连忙跟上,原来那门是用的大头锁,只能在外面开。走到这里,何芹突然发现程琳貌似不是来会男友那么简单,如果是会男友需要这么隐蔽么?而且教师楼里小门的钥匙也不是人人都有的。何芹脸色通红,心跳加快,有一种马上要揭开秘密的兴奋感。

  教师楼的后面是学校高层居住的公寓区,安保很好,何芹有点明白为什么程琳走那么隐蔽的小门了,因为高层区之有两道门,都需要有住宿卡才能进,如果是探亲之类,需要人亲自在门口领才可以进入。

  出了小门是一个独立公寓的后院,这个小门就开在公寓的后院里,何芹不敢在紧跟,因为周围没有什么遮挡物了,程琳的警觉也明显很高,走走停停,何芹怕被发现,而且目标已经明显了,直到程琳进了屋子,才慢慢的猫了过去。

  “不要啦……慢一点啊……怎么这么猴急嘛……”后院的窗户并没有关死,程琳娇喘的声音隐隐可闻,何芹暗自啐了一口,那个男人也太急色了吧。

  “妈的,大腿好滑,真好摸……”一个男人喘着粗气的声音传出来,听起来不是很年轻的样子。“怎么样?我马子还不错吧?哈哈,我早就说过了嘛。”又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何芹一下愣住了,居然有俩个人?但是惊奇还没有结束,就在这时,有一个男人的声音传了出来,“好久没上过这么棒的小妞了,阿健果真是兄弟,这么好的马子也拿出来一起上。”

  貌似是程琳男友的叫阿健的那个男人有开口道:“王哥也是一样嘛,上次嫂子的美肉可是让我至今难忘啊。”那个叫王哥的大笑道:“你嫂子那骚逼都快被你草烂了,现在我一草她就嫌我没有你来的猛,他妈的,你个小年轻的多大火气,能一样嘛?”

  就这俩人闲聊的工夫,程琳明显已经被人给上手了,只听程琳淫叫道:“啊……不要摸那里……不要摸啊……”

  “小骚货,开始爽了是吧?”一个男人淫笑道,“那你怎么抱着哥哥的头不放呢?奶子被捏得很爽吧?下面的小浪穴也被挖的很爽是不是?看看你着小骚逼,淫水都淌到地上了。爽吧?看你这副贱样子,一定巴不得赶快被男人上,你放心,待会包准操得你上天。”

  何芹听着屋里的淫言浪语,再也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悄悄绕道了屋子的另一边,果然发现了两个开着的窗户,悄悄将眼睛凑了上去。屋里的情景再次让何芹吃了一惊,原来屋里竟然不止那个三个男人和程琳,还有一个拿着DV的年轻男子正坐在沙发上对着程琳拍摄,地上跪着一个少女,正在舔弄着那男人的阳根。

  何芹哪里见过这么刺激的场景,只觉的腿一软,一下子坐在地上,还好外面都是草坪并没有发出声音,何芹脸色一红,却又按耐不住心情,再次凑了上去。

  只见阿健淫笑道:“阿琳,孙哥的手上功夫怎么样啊?是不是爽快的很?”程琳已经被人玩弄的失神,哪里听的见声音,阿健也不在意,接着说道:“孙哥,你也不要一个人把阿琳的两个淫洞俩个奶子都霸占住了吧?王哥可只能看着爽啦。”

  那孙哥嘿嘿淫笑俩声,放开了程琳的奶子,一下子把程琳推倒在了地毯上,开始轻轻舔她的阴蒂,似乎觉得不够满足,于是双手用力一扯,就把程琳薄薄的小内裤给撕破了,这下子她的私处毫无遮蔽,男人重新埋进她腿间,舌尖在她的阴唇上滑动,拇指在她的阴蒂上按摩。程琳的娇躯被他激得用力弓起,随后开始小幅度的缓缓扭动着,脚尖绷紧,几乎承受不了这股快感。

  “不要……不要……”程琳无意识的呻吟声,换来的是男人更兴奋的吸吮,舔弄。而那个王哥也已经按耐不住,一下子咬住了程琳的奶头,右手用力揉捏起来,上面的玉乳和下面的阴户都被男人又吸又舔,程琳一下子就完全失去反抗的力量,现在她只有口头上说不要,身体却诚实的享受着男人的奸淫。

  “不要……拜托……”程琳摇着头,她已经受不了男人的上下夹攻,四只手俩张嘴不停的玩弄着她,现在男人都还没有插入,她已经无法控制自己,有一种想要尿出来的感觉。

  “求你们……放过我吧……啊……不要再舔了……”她一边哀求,希望男人会良心发现,停下兽行,身体却诚实的拱起了腰,把阴户凑向下面男人的脸,方便他的吸吮。

  “哈哈,贱货,什么不要再舔,应该是多舔一些吧?骚货不要着急,等等哥哥一定教你爽快。”程琳无力的摇头,因为被男人说中心声,羞愧的想死。

  孙哥的舌头伸进她的嫩穴,浅浅的戳刺,大量的淫水涌出,甚至发出了淫秽的水声,“啊……啊……”她爽的脚趾都缩起来,小声的吟叫,连话都说不出来,只会无意识的呻吟着。

  王哥,粗鲁的将程琳拖到桌子前面,让她用双手撑在桌上,用力拍她赤裸的白嫩圆臀,“小骚货,还不快把屁股翘起来,让哥哥操你。”他淫秽的说词让程琳难以忍受,又不敢不从,只能乖乖的翘起柔嫩的美臀,露出湿漉漉的阴部。“干,流那么多淫水,真是欠操。”王哥解开裤头,粗长凶恶的阴茎弹出来,在程琳的白臀上摩擦着。程琳转头一看,被他惊人的尺寸吓坏了,要真被他插进来,一定会痛死。

  “不要……”

  王哥看到她惊惧的眼神,知道是自己的大鸡巴吓到她,一脸得意,“乖,被哥哥的鸡巴干过以后,你就舍不得放了。”

  他用阴茎在程琳的阴唇上滑动,两手罩住她丰满的乳房,尽情揉捏,挑逗她的神经。

  程琳刚才已经被男人们玩弄得情动,孙哥的经验老道,没有让她达到高潮,现在只稍微被挑逗一下,全身就敏感不已,下体不断流出淫水,渴望男根的侵犯。

  “小骚货,想不想被干?”程琳摇着头,嘴巴却说不出拒绝的话来,王哥狠狠的拍打着程琳的屁股,淫笑道:“看来小骚货不喜欢在屋子里干呢,要不要去花园里让人参观参观啊?”

  程琳一下子害怕了,小声道:“不要,不要,王哥我……我愿意……愿意被干。”

  “被什么干啊?”

  “……淫荡的小穴……想被哥哥的大鸡巴干……”

  她才刚说完,王哥已经掰开她的臀肉,对准她粉红色的嫩穴,狠狠的插进去,一口气插进去一半。

  “啊……啊……”程琳大叫起来,感觉到一丝疼痛,但更多的是被充满的快乐,好大的阴茎,把她的嫩穴都撑满了。

  王哥轻轻抽出一点,感觉到程琳紧窄的浪穴包裹住他的鸡巴,接着又往内插的更深,将阴茎连根没入。

  “啊……啊……太深了……拔出来……”程琳淫叫着,情不自禁的扭着腰。

  王哥的鸡巴又粗又长,轻易的顶到程琳的花心,早已经情动的程琳忍不住紧紧缩着嫩穴,舒服的浑身颤抖。

  知道程琳身体敏感,王哥不紧不慢的抽插,享受她极致的紧窄浪穴,每次都

  顶到程琳的花心,顶得她不断淫叫,“啊……啊……顶到了……顶到了……”

  “小骚货,顶到什么了啊?”

  知道王哥爱听淫声浪语,已经被操得舒爽不已的程琳抛弃矜持,大声浪叫,

  “顶到最里面了……顶到最爽的地方……好爽……啊……不行了……我要去了……啊啊啊……”一边叫着,程琳放荡的扭动身体,配合男人干自己的韵律,只为得到最大的快感,“爽死了……啊……要高潮了……啊啊啊啊……”她高喊,昂起头,迎来了几乎让她灭顶的绝妙高潮,“啊啊啊……不行了……”

  随着她的高潮,柔软的嫩穴开始用力收缩,像贪婪的小嘴用力吸吮王哥的大鸡巴,她感觉到身体深处流出液体,脑子晕乎乎的,王哥笑着说“这小贱货泄的精可真多,够舒服。”

  这种绝顶的高潮让程琳觉得刺激不已,这高潮时间比以前都还要长,也许是因为王哥还持续在磨她的花心,磨得她欲仙欲死“……啊啊……好爽……爽死了……”她爽得流出眼泪,这回不是害怕也不是屈辱,而是因为快感超出她能负荷的程度,眼泪自然就流下来了。

  “……好爽……啊啊……”在绵长的高潮余韵中,王哥继续干她,而且越插越起劲,刚才只是用普通速度抽插,现在则用惊人的高速在她体内戳刺,似乎是被她高潮时的痉挛收缩给刺激到了,握住她的纤腰猛力狂干,每一下都干道最深处,力道大的几乎要把程琳干到桌子上去。才刚经历过高潮的程琳哪里受得住,只能可怜的哀叫着,被干的奶子直晃,白嫩的乳波刺激着色狼们,阿健自己打手枪,看起来看自己的马子让人干到高潮让他觉得很爽。

  “……要死了……好哥哥……干死我了……慢点啊……”程琳被王哥操得死去活来,完全失去了羞耻心,成为臣服于男人鸡巴之下的淫兽。疯狂的浪叫着“……爽死我了……哥哥好会干……妹妹要被干死了……啊啊……操我……操死我吧……”

  何芹听着程琳的淫叫,看着男人的鸡巴在程琳的骚逼里来来去去,自己小逼里的淫水再也制止不住,哗哗的流的出来,把内裤弄的湿淋淋的,何芹的右手无意识的摸了上去,只觉得内裤是那么的碍事,轻轻一拉,就褪了下来,手指深深的插进了自己的骚穴,使劲的扣弄着。

  王哥插了好几百下以后,感觉到自己也快高潮了,更奋力的抽插,这时程琳已经爽得不知自己是谁了,途中又泄了一次阴精,一边承受着王哥的征伐,一只手还套弄着孙哥鸡巴,嘴里喊着清醒时绝对会羞的一头撞死的淫话。

  “……啊啊……干死我吧……妹妹要升天了……啊……”

  “我操死你这贱货,操死你。”王哥喘着气,勇猛的狂插,程琳的骚穴淫水泛滥,每次被插入抽出都四处飞溅,甚至沿着大腿流下来。被她淫荡的浪穴紧紧吸吮,王哥又狠干了几下,然后用力顶到深处,抵着程琳的花心,达到高潮,一股股精液直冲她的子宫。

  “啊啊……好烫……烫死我了……”程琳淫叫着,想扭动身体,却被王哥紧紧抱住,只能任由男人浓浓的精液浇灌在自己体内,“不行……不要射进小逼里……啊……妹妹被哥哥的精液射了……会怀孕的……”

  王哥的精液量极多,烫得程琳几乎要爽死,又泄了一次精,她的淫穴容不下那么多水,从两人相连的地方流出了更多液体,那景象说有多淫秽就有多淫秽。

  程琳失神的喘着气,脑子一片空白,下体不断抽搐,又酸又麻,经历了天堂和地狱,仿佛就要死去了。她本来在帮男人手淫的手停了下来,被冷落的色狼并不介意,因为王哥抽出阴茎后,他迫不及待的来到王哥原本的位置,噗的一声插进了小雨的嫩穴。

  “啊……不行…”已经高潮三次的程琳哪里还受的了,被玩了这么久,还没有休息过,她的身体已经吃不消了,但是孙哥怎么可能会放过她呢?

  “饶了我啊……啊啊……不要啊……要死了……”孙哥疯狂的抽插着,程琳胡乱叫着,爽得两眼翻白。

  “老子都还没操你,竟然就爽得要死了,等等岂不真要被操上天堂。”阿健淫笑,那个摄像的男子看了一会淫戏就已经按耐不住,和另一个女人大战起来,摄影的工作被阿健接了过来,这么棒的A片可不能漏拍了。

  程琳脑子一片空白,只觉得全身最敏感的三个点都又酸又麻,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只好藉由淫叫的方式发泄,但是叫着叫着,倒有种越叫越爽的感觉,竟巴不得就这么被干死了算了。

  “好爽……爽死了……好哥哥……妹妹不行了……”程琳越叫越小声,力气渐失,最后终于瘫软下来。

  见程琳的确不大行了,孙哥将鸡巴抽了出来,在程琳的嘴巴里慢慢插弄,待她稍微平复之后,让程琳双腿大张的坐在他大腿上。程琳的下体早已湿透,孙哥直接对准位置便把自己的大肉棒捅进她又紧又热的淫穴里。

  “爽!夹得真紧!”孙哥爽得闭起眼睛,享受被弹性极佳的阴道包裹住的快感,缓缓的抽插。

  “嗯……”刚高潮完不久的程琳已经放弃所有的抵抗,乖乖让孙哥把性器插进自己的嫩穴。他缓慢的进出,正好适合刚剧烈高潮过的她,带给她适度的快感,却不至操之过急。

  孙哥看着眼前白嫩的丰乳被自己干的一晃一晃,忍不住双手罩住,抓着她的大奶子画圆,“小骚货,被干得爽不爽?”

  “爽……爽……啊……”被孙哥的大鸡巴一下一下顶着花心,程琳又开始舒服了,下腹再次酸麻起来,配合的摇起臀。“被哥哥……干得……好爽……啊啊……”

  孙哥的阴茎尺寸也不小,程琳被他一插,体内被撑得满满的,想逃也无处可逃,被插个几下,腿就软了,只能无力的随着男人的动作晃动。

  “啊……不要了……呜……”小雨欲迎还拒,被孙哥吻住小嘴,一阵舌吻过后,嘴边流下一丝唾液,看起来格外淫乱。“哥哥……不行啊……啊啊……放过妹妹吧……会被玩坏的”

  孙哥坚硬的阴茎被她的嫩肉紧紧夹住,甚至像吸盘一样收紧,再也无法耐着性子慢慢来,开始加快速度,反覆进出。

  “啊啊……太……啊……太快……啊啊……”程琳喘着吟叫,眼前已经看不清楚,近在咫尺的程琳的脸也一片模糊,只剩下越来越多的快感,“好快……啊啊……还……还要……啊……”她的腰以淫荡的姿态摆动,让程琳每次插入都更加深入,狠狠的顶到她的花心,嫩穴就越缩越紧,夹得程琳更加爽快,接着更大力干她,如此良性循环,两人都气喘吁吁,渐渐逼近了极乐境地。

  “不行了……啊啊……爽……好爽啊……”程琳摇着头大叫,两条美腿被孙哥架在手上,小腿挂在他的手上晃动,看起来淫靡至极,观战的三人看得血脉喷张,阿健也忍耐不住,将DV交给了王哥,和那个不知名的男子一前一后的干起另一个女人来。

  “骚货,想不想爽出来啊?”

  “想……想……啊啊……要去了……啊……我要去了……哥哥……”

  “夹这么紧,是不是想要哥哥干死你啊?”

  “是……啊啊……想要……哥哥……啊……干死我……妹妹要被干死了……”程琳爽得语无伦次,恨不得他更用力操自己的浪穴,无意识的收紧窄穴。

  “贱人!我操死你!”孙哥被她这么一夹,差点就射精了,奋力忍过后,恼怒的狂插,插得她哀哀叫,“我干死你!干死你淫荡的小穴!”

  “啊啊……要死……啊……干死我了……哥哥……不要干了……”程琳可怜的叫道,孙哥却不为所动,更加猛烈的撞击,撞得程琳几乎受不了下半身传来的酸麻感,哭叫着扭腰摆臀,“慢点……慢点……啊啊……要泄了……要泄了啊……”

  程琳几乎要被逼疯了,如强烈电流一般的强烈快感直冲下腹,接近疼痛的程度,“啊啊……泄了……不行了……”

  程琳脑中一片空白,就这么被操上天堂,嫩穴一缩一放间,淫水如潮水般狂泄而出,全淋在孙哥的鸡巴上,爽得他停一下后提起腰狂干起来,已经受不了极致高潮的程琳被他一阵猛插,差点被插晕过去。

  “哦哦……不要……不要再干了……”连着四次高潮的程琳气若游丝,无力的哀求,小穴还不时抽搐着,吸得孙哥鸡巴一跳一跳的。

  “哦……我要射了……小贱货,通通射给你好不好?”

  程琳慌张起来:“不行……不可以……射在里面……”她想挣扎,但浑身无力。

  “哈哈,别傻了……老子要全部射进你的小骚穴……干,真的好爽……我要

  射了…”

  “不行!不行!不要啊……”程琳虚弱的叫着,无能为力的被男人插到最深处,全数释放在她温暖的体内,“好烫……好烫……呜呜……我就说……不可以射在里面……好烫……啊啊……太多了……啊……”

  “连被内射都可以让你这么爽,果然是喜欢被男人操的骚货。”孙哥痛快的在窄穴里射精,感觉到程琳绷紧的身体,显然是又达到了小小的高潮,继续羞辱到。

  程琳想要反驳,但射在她体内的大量精液弄得她太舒服,她整个人已经成半昏状态,只能无力的淫叫,程琳拔出阴茎时带来的酸麻感更让她化为一摊泥,虚软的倒在地毯上面。

  淫戏终于告一段落,何芹也已经自己弄出来了两次之多,两条腿酸软不堪,只想躺下好好休息,又害怕屋里的人出来发现自己的偷窥,强忍着肉体的不适,原路溜了回去,却没有发现在角落里,一个男人双目放光的看着她绝美的肉体,手中握着一款手机,那摄像头还在闪闪发光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