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成人小说 > 意淫强奸 > 正文

绝顶蹂躏

作者:admin人气:780来源:


「终于要开始了……」
  宗主已经下了决心,是到了进行下一个自己最想要的阶段,他将脸从志乃的女股间里退了出来,然后爬起身子暂时的离开志乃。
  脸上早已是汗水淋漓,用袖口抹了几下,擦去了汗珠后看着志乃。她是已经被自己脱到剩下身上穿的水兵制服而已,露出胸部、双脚大开着,下半身没有任何遮档物的横躺着平台上。
  跟宗主暂停止对阴部的口淫和身体抽离都没有关系的,看见这样诱人的模样真叫人马上的就想上她。
  宗主一面的调整着呼吸一面松开绑着身上丁字裤的细绳。脱下丁字裤,猛爆怒张的肉棒就跳了出来,宛如鸡蛋大小的血红龟头早已被喷出的淫液给弄得黏答答的。接着他跪了下去,压在少女的身体上,有点粗暴的开始搓揉起她暴露在外面的乳房。
  「……啊啊……嗯嗯……」
  受到宗主粗暴无章的爱抚,志乃呻吟着,但是声音中却完全听不出有任何拒绝的味道。
  一只手继续搓揉着乳房,宗主接着将脸贴在乳房上吸吮着另一只乳房。
  「啊啊……啊啊……」
  乳房被吸吮着,志乃发出了苦闷似的呻吟。
  宗主就这样的仔细舔吮着十六岁少女充满弹力的乳房,反覆的吸吮搓揉着。
  舌尖猛烈攻击着坚硬突起的乳头,另一只手伸进裙子里,手指剥开少女骚热的蜜壶花瓣,然后探进里面来回的刮动着。
  「喔喔喔喔……」
  两个重要部位同时受到攻击,志乃忍不住的缓慢呻吟着。
  宗主的手指伸向敏感的肉芽,然后发动起比刚刚更猛烈的攻击。
  「啊啊……嗯嗯……啊……啊啊……嗯嗯……不……不要……不要啦……」
  志乃的呻吟声不断,看起来是非常苦闷的样子。现在她是连一点点的抵抗也办不到。
  十六岁的少女已经完全沉溺在男女肉体交缠性交的快乐中了……
  「嗯嗯……啊啊……嗯嗯……喔喔……」
  呻吟的声音像似呼应着舌头和手指的爱抚动作。
  志乃心中只想要索求着更强更深的快感,女人本能慢慢的抬头了。
  「……再来……多点……」
  从身体里面、从下腹部的花蕊中慢慢释出的追寻着性快乐的强力欲求正燃烧着志乃,使她的心海只剩下一个念头:「再来……多点……」
  但是手指的活动却突然停止了,同时间对乳房的攻击也停了下来。
  「……啊……」
  快感的浪波很快的牵引出来,却又无情受到的阻挡,少女内心可惜般的轻叫一声。在官能的泉源被急速的堵住,少女的心中涌上一股说不出来焦躁,心中不停的追问着:「为什么……怎么会……」
  宗主的脸缓缓接近志乃的脸蛋,她的脸已经是涨红着,面红耳赤的了。眉间的双眉轻轻的挤压在一起,浮现出虽是年轻但贪求着身为女人快乐的表情。
  「志乃!」
  宗主慢慢的说话了。
  「……」
  志乃微微的张开眼睛,但视线却仿佛找不到焦点,是无神的视线。
  「想再进一步的做吧?志乃……」
  宗主一面说着一面又轻轻搓揉着起乳房。
  乳房中激荡出苦闷的浪波撞击着肉体,少女有这样的感觉。
  已经燃烧过一次的肉体是怎么样也熄不了火了。
  「……」
  这情况下志乃轻轻的点点头。
  「那好……那好……」
  满足的宗主点着头,于是他撩起志乃的裙子,将自己完全怒张的大肉棒移往少女的下体间。
  脉打的滚热肉棒不久后就顶到了湿润的花办。这个瞬间,志乃心中对于性交的欲求强烈的高涨着。
  想要男人用大肉棒插进自己的蜜壶中……
  想让又热又硬的东西贯穿着……
  想在蜜壶中激烈的来回抽送……
  海啸般的女人本能撼动着志乃,不断成熟的十六岁肉体受到索求男人疼爱冲动激进的扭动着。不知不觉中,腰身颤抖起来,花瓣也绽放开来。
  「……想吗?……」
  宗主将脸贴在志乃的耳朵边轻轻的说着,同时肉棒沿着已经湿答答黏糊湖的花瓣轻轻的挑动着。
  志乃已经没有办法压抑住疯狂高涨的冲动了。
  「想……想……」
  是志乃细微的回答,声音几乎要听不见了。
  「想要……我吗……要我吗……」
  焦急的宗主再一次的追问着。
  好想现在就用顶住自己花瓣的滚烫肉棒填饱着自己的蜜壶,因此志乃迅速轻点着头同意宗主的话。
  「……可以……开始做了吧……」
  发出呻吟声的志乃双手紧紧的缠住宗主的肩膀,口中吐出令男人疯狂的请求说:「拜托……拜托了……」
  觉醒性快感的年轻肉体在性欲下开始要求着肉棒了。
  「那我进去了……要进去了……」
  说完话,宗主腰身一沈,龟头立即插进少女的花瓣中。
  「啊啊……」
  感应到滚烫肉棒的侵入,志乃深深的呻吟起来。
  女子高中生还未成熟的蜜壶再度的承受中年男人粗大肉棒的插入。
  「爽了吧……志乃!」
  宗主使劲的就是一抽。这个动作下,顶在阴道口的龟头开始推开花瓣插入到深处。肉棒受到蜜壶中的黏膜缠绕一面扩张着还没有多少性经验的蜜壶,一面向花心插入前进着。
  男人肉棒切开蜜壶插进来的感觉以即粗大肉棒贯穿过身体的感觉强大到连志乃的脑髓都嗡嗡的作响了。
  「喔喔喔喔!」
  志乃叫出了难以形容的呻吟,当中,性器传出过去都没有过的快感,舒爽慢慢的涌现出来了。
  「爽……爽吧……」
  为插进更深的花心,宗主不停的接连抽送几次。
  两个人的腰间互相的撞击在一起……
  非常狭窄湿答答的阴道受到了男人肉棒冲撞,有着无限扩张出去的感觉……
  每一抽中,肉棒最前端膨胀的龟头边缘摩擦着黏膜,被男人完全征服的女人喜悦在志乃的心中怒吼着。
  「爽吧……唔唔……」
  男人的肉棒已经是第二次的进入到志乃蜜壶中深深的花心中。
  「喔喔喔喔!」
  花心的深处都被抽送到的感觉让至志乃呻吟着。
  「啊啊……啊啊……志乃……已经全部进去了……」
  有点面红的宗主满足的跟志乃说着。
  男人的肉棒完全填满蜜壶的感触。被填满的感觉不久后就转变为身为女人的深深满足感。志乃沉溺在这样被虐待的感觉中。
  这状态下,宗主双手挟起志乃的脸蛋,然后自己的嘴唇压在柔软血红色的嘴唇上。
  「嗯嗯……」
  宗主的舌头撬开鲜艳的嘴唇伸进里面去。
  「喔喔……」
  第一次的湿吻动摇着志乃,跟着很快的就引发出舒爽的心情变化。
  宗主的舌头很快的盘据住少女的嘴唇,没有过的经验让志乃害怕的想要缩回嘴唇。但宗主却不在乎,继续的蠢动着舌头,来回的在清纯口腔中刮动着,接着再次的和口中的舌头缠绕在一起。
  口腔中被来回舔吮的感觉很快的就和性的兴奋结合了。志乃原本缩了回去的舌头也慢慢的伸出来触摸着宗主的舌头。几次触摸后,宗主紧吮着志乃的舌头。
  「嗯嗯……喔喔……嗯嗯……」
  舌头被吸吮着,志乃呻吟着。
  宗主停下了吸吮,舌头这次找到了少女的舌头交缠在一起。像似回应男人的行为似的,少女也拼命的吐出了舌头,专心的和男人的舌头缠绕着,追逐着无边的幸福感。
  啾啾……啾啾……啾啾……
  两个人的口中慢慢的泄出来淫靡声音。宗主吸吮着志乃舌头,然后志乃也吸吮着宗主的舌头,接着少女的舌头也探进了男人的口中。两个人的舌头轮流的在对方的嘴巴里激烈得交缠着。口水搅拌中发出了更加一层深的淫靡声音。
  过了不久宗主将口水慢慢的送进了志乃的嘴巴里。暖暖的黏液充满在口中,志乃有这样的感受,但却不假思索的将口水给喝了下去。
  咕噜……咕噜……
  已经着迷在舌吻感觉中的志乃没有任何犹豫的就喝下了宗主的口水。
  液体溜过喉咙的感觉……
  吞下了现在正贯穿自己的男人口水……
  志乃的心中被虐待的心情猛然窜升起来。
  「……我……已经……」
  志乃抓住宗主肩膀的手出了力。
  「再来……再来……」
  志乃舌头活动更加的激烈,而且到了最后腰身也开始妖艳的蠢动着。
  女人的本能已经承认宗主,把他视为支配自己的男人了。
  志乃本能开始索求着和宗主激烈的性交,抓住肩膀的手如小虫爬行般的开始绕道宗主的背后,然后紧紧的抱住。
  宗主也不能再忍耐了,嘴巴离开志乃,抱着她的头,疯狂的抽送起来。肉棒龟头的边缘激烈一前一后一出一进的来回在还未成熟的蜜壶中穿梭着摩擦黏膜,引发出一种说不出来感觉。
  啪啪……啪啪……啪啪……
  卜滋……卜滋……卜滋……
  两个人腰间互相撞击声和从结合的部位所发出的淫荡声回荡在密室中。
  身上被脱到只剩下水兵制服,依靠在宗主略显肥胖身体的少女,肉体被制压在下方,受到男人紧密的抱住,正进行着激烈的性交……
  慢慢地两个人身上都流出了大量汗水。宗主身上滴下的汗水流到志乃娇艳的肌肤上然后渗透浸湿了水兵制服。
  「喔喔喔喔啊啊啊……」
  宗主不断的抽送着攻击着志乃。
  「啊……啊……啊……嗯啊…嗯啊……啊啊……啊……喔喔!」
  蜜壶内部的摩擦和耻股间激烈的碰触带给志乃肉体无上的性交快乐。
  「这个……嗯嗯……怎样……」
  宗主的肉棒连连刺入到花心,顶到还很年轻的子宫入口。
  「啊喔喔喔喔……」
  子宫传出了沉重撞击的感觉,这样的撞击变化成说不出来的快感翻弄志乃。
  「爽吧……嗯嗯……怎样!」
  猛烈插入喘气中,对着志乃的子宫不断的接连抽送。
  「啊啊……嗯……嗯……嗯……啊……啊!」
  志乃紧紧的抱住了宗主了。
  「很爽吧……爽吧……」
  宗主喘气的问着志乃。少女腰间的扭动更加激烈,来回应着宗主的攻击。
  「就是这样……很好……」
  汗水不断的喷洒出来,宗主满足的说着。另一只手抓起志乃的大腿,来攀住自己腰间。形成了两个人更深的结合,使少女获得更深一层的快感。
  像是要追寻着极度快感,志乃自己将另一只脚勾在宗主的腰间,变成了更紧密的交叉。
  「啊嗯……啊嗯……啊嗯……嗯嗯!」
  妖艳扭动腰肢,志乃开始埋头于性交中了。抓住宗主肩膀的双手狐媚的绕道宗主的背后,她来回抚摸着像是显示出自己的兴奋。少女的蜜壶断断续续反覆的蠕动以及腰部的动作急速的将宗主诱往临界点。
  「啊啊……好爽……志乃……」
  年轻的女肉体带给自己至极的快乐,宗主沉溺在这样的快乐中。
  志乃也开始做好准备,用女人的本能来导引男人射精。
  在宗主背后挑逗宗主,志乃双手慢慢的移到他的腰间,过了不久双手紧紧的抱住腰间。
  对于自己的行动,少女是已经没有一点思考的时间和空间。
  射精感急速窜起。
  「喔喔!快……快……快射了!」
  留下这句话,宗主开始更疯狂的抽送着。
  男人的脑袋中只剩下射精的意念,要在正进行性行为的蜜壶中,大量的射出精液。强壮粗大的肉棒一抽一抽的猛力抽送,子宫被撞及的瞬间,蜜壶激烈的蠕动着,带给插进其中的肉棒激烈的摩擦。
  这样的刺激已经十分足够来促使男人射精。
  「喔喔!」
  受不了的宗主开始射精了。对着志乃年轻的女人蜜壶,中年男人的大量精液气势汹涌的从阴囊中爆发出来。
  身体颤抖的射精时一股无上的快感袭向宗主。
  「喔喔喔!」
  没有第二句话,宗主很自然的紧紧的抱住志乃纤细的肉体。
  同时间紧密的插进花心的肉棒一张一张的膨胀着,志乃是有这样的感觉。
  本能的感觉到现在男人正在蜜壶中射精,志乃不时的微微扭动腰肢,来诱使男人射出更多的精液。
  从肉棒中猛力的飞奔出来,男人大量滚烫的精液灌满整个子宫。
  碰碰……碰碰……
  一股接着一股的浓厚白色混浊液体直接洒在还不十分成熟的少女子宫颈上。
  热腾腾的精液堆满在蜜壶的花心中,感受到这个的瞬间,志乃也再次经验到绝顶的高潮了。
  「嗯嗯啊啊!」
  随着尖锐的娇啼,身体不时的微微颤抖着,志乃背向后仰,用全身来表现出深深的绝顶。
  没有任何的意念下,宗主贪求着肉体接触而来的快感又再度的接连抽送起来了,蜜壶也反覆的蠕动着来诱使男人的射精。
  「啊啊……喔喔喔……喔喔……」
  发出野兽般的叫声,贪求着射精快感的宗主狂送猛抽了。
  黏答答的声音从两个人结合的部位传了出来。
  「啊啊……啊啊……啊啊!」
  紧抓着宗主的身体,志乃也沉浸在连续绝顶快感的余韵中,有好一段时间。
  又抽了数下,射了好几次精液后,忽然间宗主倒卧下去,整个体重压在志乃的身体上。
  在从来没有过的深深的快感下,宗主满足了。
  志乃的全身也沉浸在甘美绝顶的浪波中,她恍惚了。自己的身体已经能够完全的享受着和男人性行为所带来的喜悦。
  宗主将肉棒不舍的从志乃的蜜壶中拔了出来,连续收缩的阴道里马上就释放出宗主的精液。黏糊糊的精液溢了出来,弄脏了少女的下体。
  微微温暖的感触,宗主覆盖住自己的体重,从黏在自己肌肤的宗主身体中,发散出男人臭臭的体味。但是不知为了什么却有着舒爽的感觉,就这样的抱住宗主,志乃仍贪求着快乐的余韵……
  宗主离开了志乃之后,她已经呈现出有些呆滞的情况,过了一会儿才静静的躺在一旁。身体里还是充满着倦怠的感觉。
  注意到了宗主在一旁整理衣物,经过了一会儿以后,志乃才半起了身子,将被掀上上去的胸罩穿戴好,恢复成原来的情况,跟着开始整理起身上凌乱的水兵制服。
  「都弄……皱了……」
  心绪还是模模糊糊的,上衣被往上拉起了,拉链也一直被拉到胸口的地方。掀起的裙子也是凌乱不堪,可以看见到处都是沾满了腥味秽物的痕迹。心中感到了茫然空洞,软趴趴瘫在了平台的手伸向被宗主脱下来摆在一旁的内裤和领巾。
  「那么,请穿戴整齐吧!」
  志乃默默的接受宗主的指示,内裤套进了脚中。裙子被掀了起来,露出了白皙光滑的大腿,但是志乃现在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注意到这些了。穿上了内裤后,缓慢的从平台上下来,然后就呆呆的站立不动。
  志乃还是很混乱的,已经不知道往后自己该怎么办才好了,已经不能回复到原先的自己了。
  宗主迅速的走了过来,他的手伸向了志乃手上拿的领巾,然后抓起了领巾。
  手上的领巾被宗主拿走时,志乃默默的承受着。
  宗主开始将领巾套过水兵服的领口上,轻轻的带起有点凌乱的领子,然后将领巾穿了上去。少女还是没有任何动作让他服侍着,轻轻的绑好了领巾跟着将扣环扣住。
  啪!
  这个声音听起来特别的大声。
  刚刚还充满着淫声浪影的气氛,现在简直像是没发生过什么似的,四周是安安静静的。整理好了志乃有点凌乱的服装后,宗主的双手挟起少女还低着的头面向自己。
  脸虽然是被用力的抬了起来,但是志乃的视线还是向下,宗主慢慢的跟志乃说:「志乃……你已经是一个很棒的巫女了!」
  说这话的他使劲的将眼前这具诱人的肉体拉进身边。
  「是这样吗……是这样了吗……」
  志乃口中不停的迷惑着说。
  夹住脸蛋的双手慢慢滑落到不失光滑的黑色长发上,几次来回爱抚秀发。
  「对的……你已经是祝词岛的巫女了……」
  平稳声调的宗主,手慢慢的滑到肩膀了。从肩膀到双手腕,手心中珍惜般的品味着纤细柔软肉体的线条。
  「你……」
  宗主的双手再度的挟起志乃的脸蛋,可以知道少女的身体正微微的抖动着。就这样的宗主的脸往志乃的脸上贴近了说:「已经是属于我的了!」
  说完后自己的嘴唇就盖在了少女血红色的双唇上。
  柔软嘴唇的感触和少女喷出特有的甜美体香,使得宗主非常的享受。
  志乃的身体瞬间颤抖着,但是却没有抵抗。
  在和宗主接吻间,志乃领悟到了女巫的另一个意味,那就是自己再也不能从他的手掌心逃掉了。有了这样觉悟的少女缓缓闭起眼睛,眼角中流下两行泪珠,流在柔柔的脸颊上。
  接吻过后宗主温柔的跟志乃说:「好,今天就到此为止,你可以回去了!」
  「是的……」
  志乃无力的回答。
  受到了催促,志乃跟着宗主离开了密室。
  ***    ***    ***    ***外面的太阳已经完全西沈了,离开宗庙的志乃呆站在归途的斜坡上。眼下可以清楚的看见每一家的灯火。现在的自己却好像是从很遥远的地方在望着眼前的这片景色似的,在空虚的思维下,志乃走下了斜坡。
  回到家的时候志乃还是一片茫然,自从被宗主夺走了处女身之后,没有多久的时间自己又陷入了这样的性行为中,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
  自己的身体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
  回到家后的志乃浑身还是像火在烧一般的躁热着。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厌恶自己的身体,到了最后自己竟然会这样渴求着男人,连他的精液也想要……
  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好了,这事不能跟别人说,也不想和妈妈早苗碰面。
  就这样思绪下匆匆吃完晚饭,洗了个澡后就躲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锁起了门来。
  已经是什么也不想想了,很快的就躲进被窝,身体的每个角落都有着疼痛和疲劳感。
  「为什么呢……我已经……毁了吗?」
  自己不知道,但泪水不停的流下来。
  志乃就这样的睡着了。
  ***    ***    ***    ***隔天是礼拜六。
  跟平常一样上学去,今天学校只上课半天,妈妈早苗跟放学后回到家的志乃说:「志乃,宗主先生刚刚来电话了。」
  「什么?」
  正脱着鞋子的志乃满脸紧张询问着。
  「明天是礼拜天。所以他想你今天留在那边过夜来帮忙。」
  「这个……」
  想不出该如何回答这个请求。
  「听起来好像似有什么急事的样子。快点,行李我已经替你准备好了!」
  早苗一面说着一面拿出装有志乃行李的运动背包。
  「但……但是……」
  「没有关系的啦,快点去吧!」
  在这个岛上凡是宗庙所关心的事永远都是排在第一顺位,了解到这个事实的志乃只能黯然的接受,根本没有办法做出任何有效的反对。
  「……好吧!」
  现在的志乃除了这句话可说外,没有其他可以讲的。
  死心的志乃就这样手上拿着背包离开家门,一股强大绝望的心情笼罩在志乃的身上。
  ***    ***    ***    ***慢慢的走在通往宗庙的斜坡上,夏天阳光高热的像是要把人烤焦一样。热浪摇摇晃晃的从地表升起,从这个方向看着宗庙有种海市蜃楼的感觉。
  「……你好……」
  在宗庙门口志乃打了招呼。
  过了一会儿女佣人出来应门说:「啊……你来了。行李摆在大厅就可以了。」
  顺着女佣人的指示,志乃将行李放在了大厅,女佣人眯着眼睛看着她,仿佛在掂量些什么似的,上下的张望着。
  「……」
  不清楚她的意图,志乃感到了纳闷。
  「……那么,来帮忙吧!」
  「好的。」
  志乃跟在女佣人的背后走着……
  ***    ***    ***    ***工作量很多,虽然泰半都是在整理东西,但总感到像是翻箱倒柜一样。大概工作了有两个小时后,女佣人才说都做完了。
  这就有点扫兴了,志乃心中不免的想着:「就只有这些工作量的话,是不用里在这里过夜的……」
  就在这当口,女佣人跟心中起了怀疑的志乃说:「现在,主人有事叫你!」
  「什么?」
  这样简单的一句话让志乃吃了一惊。
  「快快点……请到别院去吧!」
  女佣人一面说着一面轻轻的拍打着志乃的屁股,像是要完全的确认什么似的,这感觉真是奇怪。
  「好……好的……」
  志乃无奈的回答着,虽然是极力的想回避这个情况,但最后还是被逼到那里去了。
  没有任何办法了,志乃只好照着女佣人的指示,走到旁边宗主的房间里。
  ***    ***    ***    ***跟平常一样穿着全白衣服的宗主正在房间里等待着,心中每个地方好像痒痒的不得安宁。大概是他的脑袋中充满着想再见少女的心意吧,虽然是经过了昨天一夜的疯狂,但是他就像似个年轻人一样绝不放弃索求着少女年轻的肉体。
  志乃终于来了,等待终于得到回报,宗主迫不急待的将少女带往禅房……
  就这样的两个人来到了禅房前,志乃在大门口哪儿显得相当犹豫。但是受到沉默不语宗主的气势压逼,志乃还是踏进大门里去。
  她的心中应该会明白待会会发生什么事才对吧,但是不知为了什么志乃还是顺着宗主的心意。那种异常的仪式又要加在自己的身上了,少女自己是知道的,但却不反抗。只是为什么会这样,连现在的志乃自己本身也不知道。
  在宗主准备的期间,志乃坐在平台上,模模糊糊的考量着,「为……什……么……呢……」
  自己的顺从简直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
  「照道理来说……自己应该是讨厌的……」
  这样想的志乃迷惑起来,自己已经不能了解自己了。
  「好了,现在开始了吧!」
  宗主的这句话宣告了「净身仪式」的开始。志乃也乖乖的让沉默的宗主为自己净身着。模糊朦胧的眼光中,志乃凝视着正替自己净身的宗主。
  为什么会这样呢……
  为什么会乖乖的受宗主的摆布呢……
  对于这些问题,志乃解释不出来也找不到答案。
  过了不久宗主要清洗屁股了,所以催促着志乃变换姿势。身体自动的照着宗主的指示来做,脱掉内裤背对着宗主,屁股微微的上翘。
  屁股被轻轻的掰开了,冷冷的手帕放在排泄器官上时,更多的羞耻心贯穿过志乃的心海,但是为什么待会之后身体会只残留着甜美浪波的感受呢?这志乃不能理解。
  志乃忍耐着爆发出来的羞耻。但是一面强忍着这样羞耻的心情下,一面背着身的排泄器官还是被清洗着,另一方面志乃也感觉到不知何故心中也生起了不可思议的气氛,那是会令人感到舒爽。
  害羞的心和舒爽的心……
  徘徊在理性和快乐所构成交错空间的感觉……
  这样微妙的感觉是矛盾的,但不知为了什么却吸引住志乃的心……
  否定这样气氛的力量慢慢的从志乃的身体里消失了,现在的她只是呆呆的接受着宗主的摆布……
  对于志乃这样反应心中虽然窃喜着,但宗主并没有忘记跟以前一样将秘药涂在少女宝贵的花瓣里面,这是可以让少女慢慢被虐待性的快感给吞噬掉。
  「被做出了这样的事……」
  正常的话应该是只有羞耻的心意而已,但为了什么自己的身体却会有着快感的浪波呢。
  「为什么……为什么……」
  已经不了解自己的身体了。
  现在正对自己做出这样事的人就是夺去自己最宝贵处女身的人,而且还是用尽各种手段玷污自己的对手……
  然而,正当他的手在自己羞耻部位慢慢蠢动的当中,羞耻部位里的的确确是冒出了快感的浪波,然后在自己的身体里蔓延开来,这点该怎么解释……
  「完成了!」
  大致上执行完仪式以后,宗主就样说了。
  志乃很快的爬起身体,她的呼吸是已经完全的混乱掉了。即使如此,宗主的手还是轻轻牵起爬起身体转过身去志乃的小手。
  「好,志乃到密室里吧!」
  巨大的手牢牢的抓住志乃的小手了,在这样的状况下,志乃被牵着走,随着宗主又走下了通往密室的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