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成人小说 > 生活情感 > 正文

我的先生

作者:admin人气:1745来源:



我先生是一个性欲很强的人,技巧也很好,耐久,我自己也很强,夜夜要,有时工作很累,但不做一下是睡不着,他说他是我的催眠机,他以前有跟过几个谈过恋爱,我们聊天时我要他坦白,我不恨他以前做的事,特别详细要他说怎样做,每个人的感受,听了特别兴奋,虽然心里酸酸的,但还要听,听了体内有一股说不清的热能在翻腾,下面热血涌起,有时候我说也要找几个来补偿,他说可以啊,问他不吃醋吗?他说也要同样讲述给他听,支持我!我心庠庠了,我并不是很开放的人,思想很保的,平常也没有什么深交的男性,不知道去那里找,人就是这样,当你有了这种念头,就会去留意,就会去尝试,在单位有一个还合得来的同事,人品不错,长得也不错,慢慢就去亲热套近,在一个夏天的下午,单位停电,不用上班,他说要到家来作客,我说好啊,回到家里坐一会,天气太热,我进卧室换衣服,刚刚脱光外面,只剩下二小件,他就进来,紧紧抱住,乱吻乱摸,什么时候被剥光我也不知道,脑海一片空白,又惊又怕又是想,浑身软绵绵,光溜溜的任凭他布弄,我只是在兴奋又糊糊中渡过,全身热火辣辣,根本不知他对我怎么样的搞,直到他插入那一刻我的一声尖叫喊,才把自己叫清醒,想不让他再这样,但在他猛然的抽送中,一股从下而上的冲击波,使我高叫不断,在腹部深处一股股暖流直冲上来,……!

在这样渡过,不知过了多久时间,他停下来我才能喘了一口气,长长的一声叹气,身体慢慢恢复知觉,才发现下面的爱液流得一大滩,整个屁股床单都是,从未这样过,突然他吸吮我的爱穴,一种不一样的感受在全身中传开,一声声哼吟不断,穴内爱液不断涌出,后来听讲他都吸取,他老婆没有过,……二个多钟头很快就过去,他不敢射进去,在外面射在我身上,很多很多,我躺着用手把它涂满身,他走后,我躺着不起床还在回味还在涂那精液,直到先生要回来才起床去洗澡,这就是我第一婚外情。

次日在单位不敢和他相见,尽量避开,这样提续到他调到别的单位。人的思想真奇妙,孤单的时候很想他,能见的时候又避开他,一个多月后他调到别处去,我也换了工作,以为事情完结了,在初秋的一个晚上,他突然来访,说这段时间到外地去搞调查,一回来就来看我,那天晚上我在一种莫名其妙的骚动中渡过,一见他浑身滚烫,下面一股股热潮翻腾,尽量避免和他目光接触,根本不知他们在说什么,害得晚上一起床,不要先生做前奏,一下子就要插入,高潮一下就发,早晨起来,先生说我整夜都很浪,问是不是有什么事,连连说没有可能是那个要来,他说希望以后都能这样就好,我含糊说笑真要吗,当然要阿,我说要有剌激,那你去找啊,你不生气?不会!

其实,在以后三年中我都没有真真正正告知他,只是在玩笑中含糊地点点。在段时间,我们平均每月都有八九次,两人从来不到外面去,开头我怕他回家交不了差,他说家里的一星期有一次她就满足了,真奇怪,我每次跟他做了以后,晚上更加兴奋,他很猛烈,而我先生很有节奏,二个不同的风格,二种不同的亨受。

一直到三年后一个暑假,孩子到他姥姥那里住,有一晚,先生吃饭后要出去,可能晚点才回来,叫我先睡觉,我要他在十点就回来,他说要这么早要有一个条件,就是要光光在客厅等待,我说最少也要一个睡衣,他说别开灯,一定要光光,先生走后我理完家常冲个澡就光光地躺在沙发看电视等待,电话响一听他要来坐,已经快要到了,我赶快起来穿衣服,可是一忙找不到内衣,又不敢开灯窗帘没拉啊,门铃声响,错拿先生的衬衣,门一开,他看我这样,以为是专等他,一下子就把我抱起,埋头就吻那穴儿,要说不行,以让又吻又摸搞得气喘不过,全身软软,他拉开裤子那条儿一挺进,我也什么都不管了,我坐在他身上,插得底,我身体不断冲击,一阵阵冲击波由下而上直通头顶使我整个人都飘扬在九宵之外,他把我怎么样地搞都不知道,只是在迷迷糊糊中叫他快点射,射完后别理我,快走,在一阵迅猛的冲击浪潮后我什么都不知觉了。突然猝醒,见先生坐在身边轻轻地抚摸,惊恐地站起来,哗穴里头象倒水一样猛流出来,双脚无力差些跌倒,他抱起我到浴室放在浴缸中细腻冲洗,我头脑里只是一片空虚,无地自容,他抱上床后说太累了吧,好好休息,我面红耳赤默默等待暴风雨地来临,心里想完了,一切都完了!

可他即躺下,双手在我身上游荡,轻柔地抚摸问很快活吗?我点点头抱着他哭泣,叫他打我骂我,可他笑着说傻瓜,有这样享乐还哭,并将手指插入那穴儿,在里轻轻撬动,一经这撬,我又情不自禁地呻吟,紧握那以硬直直的“欢乐椿”,要马上插进去,他说不要了吧,别太累,我说我还要,只是别太猛就可以,就在这一晚我坦白了,当然只说才有几次,在轻轻的抽送中渡过另一种快活,我们紧紧抱着,让它们那“欢乐椿窝”也相交睡到天亮。其实夫妻感情好,又能坦诚相见,生活就更加快乐幸福。女人也与男人一样,也有想“花”,问题是如何交朋友,如何把握如何处理内外,姐妹们你们说呢?

第二天我们都请假不去上班,在床上踌躇到中午,起床时先生不让我穿衣服。要我整天都光着,我说不行,厨房没有窗帘,他就让我只穿一件又薄莎又短的睡衣,几乎是透明的,短得手一伸高下面什么都露出来,没办法啊只不要去阳台就算了,好在我们的楼距还宽敞,不太靠近窗户就可以。

真奇怪,我整个下午都处于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中,两个奶房都胀地大大,下面湿湿不时有意无意地吮动,我要先生不让还说什么不能太多次会伤身体等等的话,又不肯让我自慰(以前他出差时就叫我晚上自慰,我的自慰还是他教授的),最坏的是他还不时地摸你一下,搞得我坐立不安,问:是不是要报复,要咋样就说,我受不了,你自己可以(我知道他以前恋爱过的还有来往,有搞来搞去,但他很有分寸,从不过濒,)我就不能吗!我说了许多堵气的话,他即笑嘻嘻地说:是为你好,让你恢复青春活力,让你生活更加多彩,什么什么的狗屁话,真气死我,我只好懒在他身上,在他的大腿上磨擦,把奶头塞进他咀里,过过瘾,其实这样只是权衡之计,我一动春情不做是受不了地,整个人会暴臊不安,他是知道的,他抱着我说:别难受了,晚上出去兜风,回来再做吧,要好好听话,我点点头要他用手帮我过瘾并抱我睡一会,他说你就要好好听话,我说一定听你的!

吃完晚饭后,我说出门啦,他即要等等,真不知搞什么鬼,到了九点多,说可以了,即要我衣服全换掉,要按照他说的穿,我一听头都大了,连说不敢不敢,他即说要风流就要敢人生有几次,在他的说服下硬着头皮穿着平时只能在家中穿的黑薄莎超短裙和上衣,里头什么都没有,我真怕在家门口被人看见,在灯火下很容易看透的,好在外面人稀少路灯也不亮,我坐在摩托车后面紧紧地抱着,一会儿就开到无人踪影的地方,他让我开,没人了我也就放松,开起车被风吹拂着很舒适,那短裙被吹飘扬起,好像什么都没有穿,在大自然的摸拂下真令人陶醉,真想来个天体无暇,我说我来个过裸体瘾好吗,他说等一下,这里会有车来往的,叫我开到海滨那里就可以,到了那真是静悄悄,我停顿一下,什么都不穿了!

舒畅极了,在海风的轻柔摸抚中心灵被洗涤得洁白如雪,心情荡漾,仿佛整体都获得新生,车来回在碎石路上颠簸,乳房不停地跳动,一阵阵的爽意即毫无点淫意,不知不觉中以更是一点多,要不是先生崔促,我愿这样过去,这一刻是我三十几年来最开心最快乐的时刻,我深深地感谢我的先生,从心灵深处真诚爱着他。

在回家时我还不想穿上,到要上大路他叫我停车把衣服穿上,我还不那么情愿,他说刚才有对情侣在看了,我说怕什么,人家还会学着哟!停车回头一看哈哈,他俩也在脱光,我不让他再看,他竞然说人家可以看你我就不能看人家,我说你看过很多了,我还没有几个人看过。那你要给多少人看过才满意。要很多。说着就到了大路上,我只好穿上,让裙子随风飘扬,一路上都没有遇到人。